加为收藏| 学校主页| 党委宣传部| 联系我们|

战疫最前线 ▏教师教育学院战疫群像—— 一个新民大人的讲述

单帅,教师教育学院今年8月28日刚刚入职的辅导员,走上工作岗位仅十天,就碰上恩施因疫情防控而实施的临时管控。开学季叠加静默期,在这个秋天,在自己职业生涯第一步,单帅遭遇到一场严峻的挑战。

“不要怕!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我们都会坚守在学校!”

“放心!工作上不清楚的就问我,我随时都在!”

“疫情当前,教师教育学院是一个整体,这里就是我们共同的阵地!”

同志们的关心让单帅一下安心下来。进入疫情临时管控状态十几天以来,教师教育学院领导班子成员、学工队伍全体同事始终在校园并肩作战,集体坚守在战疫第一线。大家见证了单帅从紧张到镇定,从青涩到成长;而单帅也在这段特殊的日子里感受到了教师教育学院这个年轻集体的温暖与坚强。

 

“只要干不死,就往死里干”

——坚毅的老兵张妮艳

张妮艳组织学生核酸检测

“妮姐的头发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短!”干练——这是单帅对教师教育学院学生科科长张妮艳的第一印象。而在疫情防控的特殊战斗中,张妮艳风风火火的工作作风,仍然不断让单帅产生了由表及里的震撼。

2010年6月,张妮艳便走上学生工作的岗位,迄今已整整12年。恩施疫情爆发后,原本就不轻松的工作变得更加忙碌,每天早上五点多就开始在班级群里提醒同学们起床做核酸。单帅看到,在核酸检测的现场,张妮艳总是事必躬亲,亲自点名、统计采样人数,确保应检尽检,不落一人。没有冰袋,她去找;样本没来,她去取;检测结束之后的医疗垃圾,她来收拾……在单帅看来,张妮艳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为了方便工作,她一直留着便于清洗的短发——这也成了她一个极为醒目的标志。校园封控后,她没有借住在同事家,而是在办公室的长桌上铺上简单的被褥,吃住都在办公室。

 

办公室搭起的临时床铺

“妮姐,时间长了,身体怎么受得了?!”

“我身体扛得住!现在是特殊时期,再苦再累,我也必须得保证教师教育学院所有学生应检尽检。我要做到敢拍着胸脯说,绝对不会漏检一人!”

“只要干不死,就往死里干”——这是张妮艳的口头禅,每每听到这句,不单是单帅,学工科的全体同事都会觉得精神振奋,浑身充满了力量!

 

“别急,这组数据核实完,就去吃饭”

——坚韧的战士黄珊珊

“别急,这组数据核实完,就去吃饭。”在疫情防控期间,在学生科办公室,这是单帅听到黄珊珊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有着六年多学生工作经验的黄珊珊是单帅工作上的师傅,从她身上,单帅学到了为工作废寝忘食的猛劲儿,也学到了面对困难不服输的韧劲儿。

黄珊珊调到教师教育学院才一年时间,民族预科生对她来说是一个新的挑战。而学院的新疆籍同学就有200多名,另外还有武汉四所高校的新疆协作计划委培预科生。为了远道而来的同学们尽快适应大学生活,黄珊珊从学生的入校手续到专业分流,从团学工作到心理健康,甚至学生的棉被打包,事无巨细,她都亲力亲为。“凡事只要用心,没有学不会的东西。”她说这是她多年学生工作的心得。

黄珊珊安排学生核酸检测工作

在疫情防控中,黄珊珊主要负责学生核酸检测的统筹。“早上几点来,哪个楼栋先来,哪个班先来,点名的顺序如何,现场负责的学生干部怎么分工,佩戴的物资怎么达到要求,这些都要一个个提前通知清楚。”她把学校每天的通知先自己消化,然后用便于学生理解的方式编辑,再按顺序标上记号进行传达。她告诉单帅,这样的方法可能笨了些,但更让人放心,“我们的职责就是做好后勤工作,为学生统筹安排。”

在单帅眼里,黄珊珊就是“暖心大姐”。紧张的工作之余,同事们经常被她邀请到她校内的家里改善伙食,单帅第一次去时,看到桌上镜框里有一张可爱的孩子照片。“这是我的儿子,刚满岁。开学工作太忙,只能放在姥姥家,我又忙着疫情防控,已经快一个月没见到他了。”这时,单帅看到黄珊珊的眼里浮起了一阵雨雾。

 

“我的学生在哪里,我就在哪里!”

——坚强的新疆姑娘古兰拜尔

“我的学生在哪里,我就在哪里!”从南疆到鄂西,跨越了大半个中国,踏上一波三折的返校之路,她只为兑现这一句坚定的承诺。

古兰拜尔•吾斯曼是一名来自新疆的维吾尔族女孩,来教师教育学院从事学生工作只有一年时间。她今年暑假返乡后的第三天,由于疫情,只能被迫待在家里。为了赶上开学工作,本可暂缓返校的古兰拜尔迅速购买返程车票,无数次“购票失败”之后,她终于成功从南疆踏上了千辛万苦的返校之路。“一开始打算在兰州站转乘飞机,但在乘坐了28个小时的火车到达兰州后,受疫情影响而不能去机场,只能在兰州站等待12个小时,晚上又去了重庆站中转……”山一程,水一程,在经历3天的风尘仆仆后,她终于来到了恩施。

“我终于回来了!”这是她返校后说的第一句话,原来,她早已把恩施当作了自己的第二故乡。“很期待和学生见面,想提前回来做好工作,帮助学生尽早适应大学生活。”被问及为何坚持返校时,古兰拜尔只淡淡说了这样一句,似乎在南疆和恩施往返的八千里路云和月,并不需要特别赞叹。

古兰拜尔在统计学生数据

在单帅眼里,古兰拜尔是一个好搭档。在学生眼中,古兰拜尔是一个好老师。“上一届学生中,来自四川甘孜的巴桑晋美同学和来自新疆的玉米提同学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他俩在自己民族的节日到来之时会互赠礼品,戴着小花帽共同庆祝节日。古兰拜尔经常给单帅讲一些她学生的故事,“要用真情与不同民族的学生打交道,要用真心做好辅导员的工作。”在她的眼里,单帅能看到一种对恩施充满热爱的光——“从新疆来到湖北的民族地区,我一点儿都没有外地人的感觉,因为无论在哪里,我们都像石榴籽儿一样紧紧抱在一起。”

 

“疫情就是命令,现场就是战场!”

——坚定的心理健康守护者黄力

“疫情就是命令,现场就是战场。”在临时管控前几个小时,教师教育学院副院长、心理健康教育中心主任黄力不是赶紧回家,而是从家里带上10岁的女儿一道拉着行李箱,抱着被褥赶回学校。丈夫是驻村尖刀班班长,长期驻扎在对口帮扶的村子里,“这段时间我们娘儿俩就在办公室安营扎寨了。”黄力在办公室打好地铺,安顿好女儿,笑着告诉同事们。

从这一天开始,黄力便带着女儿开始值守心理咨询中心。疫情期间,心理健康成为一个焦点问题,她每天清早就要坐在电脑前,汇总各院(部)重点关注对象和高风险学生的材料、组织协调中心各项工作,安排在校外的中心老师及时做好线上咨询和辅导,为学生提供及时关怀和帮助。“现在正是岗位最需要我的时候,我理应冲在前面。”黄力这样告诉单帅。

黄力疫情期间接听学生心理咨询电话

孩子还小,黄力到各部门开会、送材料、看文件,孩子都紧紧跟着她,静静等在门外,母女俩成为校园静默期间一道独特的风景线。看着年幼的孩子,她倍感愧疚,但繁忙的工作让她无暇顾及短暂的情绪波动。深入学生寝室谈心谈话,疏导学生情绪,黄力奔走在校园的每一个片区、每一个楼栋。“能跟学生在一起共同战胜困难,我觉得力量十足,也希望疫情早日结束!”单帅告诉黄力,学生都把她称为“心理健康守卫者”,黄力听后骄傲地笑了:“疫情当前,回避没有出路;抗击疫情,责任不能缺席。”

 

“非常之时,要担非常之责!”

——坚毅的教师教育学院领导集体

单帅告诉记者,教师教育学院是一个年轻的学院,这个充满活力和凝聚力的集体让他感到温暖和力量。除了张妮艳、黄珊珊、古兰拜尔、黄力,其他领导和同事们坚定如磐、全力以赴的姿态,也一次次地触动他的心弦。

研究疫情防控工作碰头会

有着22年学生工作经验的党总支书记刘际华第一时间率先选择驻守校内,每天和大家一起讨论应急管理方案,组织学生查验核酸。单帅说,年轻的学工队伍习惯有工作的“疑难杂症”就去请教她,她就像一面旗帜,又像一位知心大姐,总能带领我们穿越迷雾,成为我们心中的定盘星。

谭华自临时管控以来便一直住在办公室,家近在咫尺,却从未回去。“作为院长,没有理由退缩,没有理由懈怠,在学院女教师占多数的情况下,我不能让女同胞独自坚守在第一线。我必须同大家战斗在一起,这是职责所在!”看到他,单帅就感觉有了主心骨。

乐观自信的郑艺副书记在管控期间每天和辅导员朝夕相处,在单帅眼里,她脸上似乎永远都挂着微笑,直到一次吃饭和家里视频时,儿子一句“妈妈,我想你!”让这位两个孩子的母亲突然转过头去,悄悄抹去了眼泪。“我不能流泪,这样,辅导员才会更安心,更坚强!”在单帅心中,她就是一颗定心丸。

“我真幸运,能加入教师教育学院这个温暖坚强的集体!”单帅告诉记者,“初入职场就遭遇这场疫情,既是挑战,也是锻炼。但我不怕,因为各位领导都告诉我:‘非常之时,要担非常之责!’有领导在前面带头,有前辈在旁边指导,有全体老师和同学在身后支持,我们一定能战胜疫情,迎来阳光!”

 

专题专栏

  • 媒体看民大

  • 桂园英才

  • 视频播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