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民族大学桂园在线
当前时间:
散文
当前位置 | 首页 > 校园文坛 > 散文

梦里江南

时间:2019-09-26 10:58:55.0 作者:guiyuan012 来源:90422 阅读:

梦里总有一首朦胧的歌,吴侬软语又细又轻,咿咿呀呀的调子传得空远清幽,却听不真切。梦醒后,千篇一律是群山环绕,失落在心间蔓延扩散,苦涩的遗憾刺痛视觉感官。学业的苦行暂时告一段落,我背上行囊,前去寻找梦中景象。

西湖印象

诗云:“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此番旅行虽未至扬州,却也于杭州体验了一把江南水乡的温婉贤淑。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西湖是去杭州游玩必定打卡的地方。八月中旬,既不见苏堤春晓,也不见断桥残雪,就连荷花,也谢了个七七八八。但是即便如此,西湖依然有着别处无可比拟的美景。荷花虽香消红陨,荷叶却依然苍翠欲滴,微风从对岸吹来,抚过湖面,荡漾起圈圈波纹,又带着莲子清香去往他处。

虽未能看见雷峰夕照的景致,但是雷峰塔却是一定要去爬一爬的。看着雷峰塔,便会想起一段浪漫的爱情故事,一段悲情的传说,是法海真的不懂爱吗?白娘子是不是真的被孝心满满的儿子救了出去?这一切都不得而知了。留下的,只有一堆废墟瓦砾,和一座重建的高塔。从雷峰塔下来,我们找了家饭店吃午饭,点了一份套餐,其中就有西湖醋鱼这道杭州名菜。醋鱼用的醋并非平日吃饺子用的山西陈醋,而是镇江香醋,不酸,却是与别处不一样的香气,也可以算是香气扑鼻了。

吃过午饭后继续沿着湖边漫步。午后的太阳有些灼人,却无法阻止我们兴奋探寻的脚步。只见,苏堤白堤修得笔直,岸边垂柳随风轻摇;湖面波光粼粼,水下鱼群来来往往。看远方,高楼林立;望天空,白云悠悠。一幅极美的西湖画卷呈现在眼前,真实地见识到西湖触动人内心深处的美感。

坐在游船上的感觉是新奇的,湖面上娓娓而来的风清凉湿润,令疲惫的身心得到些许放松。而后登岛,各式各样的鸟鸣声,汇聚成一首大自然的礼赞乐章,我陶醉在这景色里了。

等在回到西湖岸边,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的事了。

把断桥作为终点站之后,我们向那个方向渐渐靠拢。这时候,湖面上突然刮起了大风,湖中小船上的船夫使出全力,让小船在掀起波浪的湖中保持着平衡,垂柳的枝条被吹成水平的线条,支撑用的柱子也发出“负隅顽抗”的“嗡——嗡——”声,游客们纷纷惊呼,女士的裙角长发在风中舞蹈,太阳伞也配合着左右倾斜。

等走过了人满为患的断桥,这场旅途也终于画上了圆满的句号。

曾经看见过这样一句话:“西安人可能不是没事就喜欢去看兵马俑,武汉人可能不是没事就喜欢登黄鹤楼,但是杭州人不一样,他们真的喜欢没事就去游西湖。”可能有开玩笑的成分,但是我所见的,的确如此。西湖的游客里,除了我们这样的外地游客外,还有步伐矫健却缓慢的老年人,也有身穿制服的学生。所以,杭州是不一样的,西湖也是不一样的。就是这样一种生活情调,给烟雨中朦胧的江南,染上了人间的烟火气。飘渺,又倍感真实;亲切,又不失美感。

烟雨中的杭州,美丽,且亲近。而我,一个匆匆的过客,说上千言万语,也不过是想证明,我爱这片湖,我爱这座城。

最忆是江南,最忆是杭州。

行至金陵

金陵,现称南京。离开杭州,第二站便拜访了这座城市。

曾经饱受战争摧残的南京,早已焕然一新,变成光鲜亮丽的大都市。在大多数人的观念里,人群来来往往比肩接踵,车辆迂迂回回川流不息,似乎是都市里千篇一律的风景。然而此处,却不尽然。

若说作息,并没有许多影视作品中的夜夜笙歌,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相反的,这里的生活节奏轻快不失舒适。

每当夜幕降临,虽说看起来灯火通明,事实上却是十分的宁静祥和,让人们可以安心的熟睡。据一位偶遇的当地人说,南京的治安是很好的,大晚上的也敢一个人走在外面。“要是在其他城市,深更半夜还真的不敢单独外出啊。”他不无打趣地调侃道。

正因为规律的作息,所以目光所及之处,所见之人皆是精神饱满的。因为是暑假造访,所以学生们大多是在放假,是不多见的。但无论是早起晨练的老人,还是行色匆匆的上班族,总是神采奕奕。无论是公交地铁私家车,还是步行电驴自行车,一切都仿佛富有音律,共同拼凑出别具特色的都市生活协奏曲。

这边是这座城市的“律”,是富有朝气,生机勃勃,热情洋溢的旋律。

留有遗憾未能去大屠杀纪念馆悼念。可这是国耻,这是国殇,是一个民族的痛处。如若走近,或许还能听到无数灵魂的悲鸣。它就像一个警钟,时时敲响,警醒我们勿忘国耻。它总会敲醒沉醉于现世安稳中的享乐主义者,多年前的浩劫也因此成了鞭策整个民族的动力。

但中山陵却是一定要去的。由于台风来势汹汹,所以哪怕只挨了一点边儿的南京也跟着遭了秧。去中山陵的那天,狂风大作,瓢泼大雨,我们的伞也吹坏了几把。可是,人依然很多。很显然,大家都是怀着虔诚的心,去祭拜这位伟人。

总统府里倒是风平浪静,一片祥和。游览过后,只余惊叹,还有便是,对所列伟人的钦佩。

南京啊,这座城市背负的东西,太多;情感冗杂在一起,又太复杂。它经历了什么,是纷飞的战火,是侵略者肮脏铁蹄的肆意践踏,是落后与软弱带来的浩劫和灾难。它被暴风雨凌虐,被毁得面目全非。而它又是那么坚强。它骨子流传着的,是和这个民族一样的血脉。高傲的气节催生出的历代伟人,让这座城市,在它跌倒的地方,又一次站了起来。

是这样的南京,同样是南京,是隐藏于温柔水乡之下的铁骨铮铮。

我想,我爱上了这座城市。我爱它温柔的面庞;我爱它柔情下挺直的脊梁;我爱它五彩斑斓的现代生活;我爱它光鲜外表下粗砺的痕迹。如果有一天,我生活在了这里,或许那时,我可以漫步在乌衣巷,又或是秦淮河岸,对这天地轻声说:“看呐,这南京,一如既往,风华依旧,不减当年。”

又一段寻梦之旅暂挂句号,虽是初遇,却似相逢,既是离别,又如重生。但我赤诚的心,我的心,终于能在这如梦如幻的温柔水乡大地上,跳动不止;我怠惰疲倦的灵魂,又洗净了铅华,再次新生。

我终将回到这地方,我的梦中温柔乡。(责任编辑 徐泓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