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民族大学桂园在线
当前时间:
散文
当前位置 | 首页 > 校园文坛 > 散文

隐在时光深处

时间:2015-11-07 17:24:41.0 作者:admin 来源:54806 阅读:

也许是春天的风,夏天的雨教会我们如何在青春中惊艳时光,也许是秋天的叶,冬天的梅指引我们如何在尘世中温暖彼此。       
                                                                                        ——题记
席慕容曾言:“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就像人生,注定是一场寂寞的旅行,无关流年,无关风月。半盏光阴,终究是一声韶华易逝的叹息。展开一纸泛黄的花笺,寻找当年执着的样子,窗外,树叶沙沙,阳光微醉,是一个人心灵的寻觅。往事已沉,却化作梦靥拨弄心弦,无人知晓的孤单和着夜色奔涌而来。开到极致的紫藤萝,人潮拥挤中回眸一笑,盛夏光年中纷飞的裙摆,太多太多,无力割舍。
我向往平凡,可能有人会觉得太过寡淡,但青春的意义不在于轰轰烈烈,而是曾经拥有过,遗憾过。我承认,我一度选择逃避,一度痛恨人生,一度向往死亡。常常一个人乘公车去咖啡馆消磨时光,装饰复古的小店里,弥漫着咖啡与奶茶香气,时光以任意姿势从指尖溜走,暗黄色灯影轻轻落在书本上,音乐静静倾泻而出,猫咪缩在沙发角落安详熟睡。待华灯初上要离去时,店员哥哥总是嘱咐我路上慢点,我离开静谧的“驿站”,转身继以投入到大潮中匆匆赶路,很快便无踪无影。即使贪恋远离烟火的安宁,但如果停留太久,必然伤及自己和爱的人,必然错过沿途美景。
七堇年说:“烈日不怜悯我的悲伤,耀我致盲。”她也一度在高考后的夏日失魂落魄,而我有幸看到那篇文章,决定在临近18岁的关口去江南寻求救赎。因为,我无法因一次重大的失败而赔上无所事事的青春。
南下,墨色云彩压着天际,天气闷热潮湿,万物生灵如常。我立在船头,有风吹乱了发,轻轻一嗅,皆是千年历史沉淀的厚重香气,如冷梅香浮动空气中。杭州西湖,钟灵毓秀,存于旧时光中,也震撼着新时代。那一刻,我再也不想离去,泪滴盈满眼眶,我不知为何落泪,只无端想以这种方式去祭奠逝去的梦和纯真的誓言,去烟云日月中划下一道炫美的虹。可能雷锋夕照,断桥残雪,长桥相送感染了我,世间纷扰,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明亮的烟火照亮尘世,但至少我们可以在各自青春中一起成长,一起悲欢。
南国掩着朦胧的面纱,莲叶何田田,万家灯火,蒹葭苍苍,风景旧曾谙的江南,惹了半纸相思,泼了一盏墨砚。我穿行在青石小巷,宅邸,牌坊安静地望着熙攘的人群,桨声灯影里,忽晴忽雨,轻舟走过,携着一缕微尘,一湾清水,一轮明月还有满腹愁思。
那是一阵喧嚣沉寂的安静,雨打湿了乌云,打湿了城市,她披雨衣而来,带着礼物,带着失落又小小激动的心情,我不知雨会在何时停歇,只知我们在进行着一场小意义上的告别,彼此都散发着雨天的潮气,还有“酝酿”已久还未流出的眼泪。一些预兆在隐隐昭示着不寻常,天总是会变的,而渺小如我们,无法反抗。
行走天地间,有着觥筹交错里的豪迈轻狂,任雨一直下,风一直吹,当解甲归田,月挂梧桐时品一杯你泡的茶。
我们在KTV中反复地唱着陪伴我们整个初高中的歌,在课堂上偷偷翻看笔记本上的纳兰词。“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而庆幸的是,我们不只有初见的纯真美好,更有六年相互见证成长蜕变的青春。面临分别,相约去南大桥兜风,看沿途疯长的野花,仿佛短暂年华。一切说不清道不明的惶恐与匆忙,告别在仲夏的车站,我们的眼睛都红了。
黑夜遮住了你黑色的眼眸,晚风咆哮曾经的誓言不再坚固。露气染上眼睑,远处依稀灯火恍若隔世,猫咪竖起的尾巴召示着愤怒,沸腾的火锅热舞着青春,独处的安静是一世的警语,鼓起的幕布隐藏着寂寞,再美,不及梦中的你。长发挽起,莲步款款,青珠碧环,叮呤作响,有书笺,有箴言,有白衣少年,有风和日丽。
看完《巴黎假期》的下午,我缓缓走出影厅,温热的风吹拂,太阳余晖柔柔照射万物。我想,每个人都有属于自我“巴黎假期”,用来治愈,疗伤,放下,重生。或许,我在此停留太久,身边的人早已启程,也该让假期结束了。
我走在青春的流金年代,俯下身子拾起合欢花绒绒的花瓣,和闺蜜穿起校服重温逝去的光阴,尔后,隐在时光深处,邂逅一场烟雨霖铃,聆听一场佳期如梦。(责任编辑 田强)